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这是我清早起来看过新闻的第一反应,属于条件反射。

我有个习惯,一大早醒来先看关于家乡的新闻。关于负面的新闻要看官方的,因为官方说官方的负面才是实打实的负面。今天咱省有关权威部门承认,郑州有关部门的领导和手下小兵给外省和本地许多人民群众赋了防疫红码,是严重违规违纪并且对涉事人员已经“严肃处理”。但是,赋红码的原因却没有说清楚。背后的原因,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今天我之所以敢于这么大胆大声喊出:“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这是因为俺有底气,俺有背景,俺有俺们河南人特有的狡黠和小聪明。俺的底气是良知,俺的背景是俺的家乡大河南,俺的狡黠和小聪明,是俺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并且俺的消息来自官方。俺知道,俺这篇小文章一定会有很多人看,但是,没有人敢指责俺,也没有人敢公然打击报复俺。如果谁要是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俺,那他就等着铺天盖地的“网暴”吧,不骂死你也让你脱层皮。不信试试?看看吧,俺们大河南不仅会给你赋上红码,俺们也还有人会“以毒攻毒”。

作为河南人,俺曾经很骄傲。俺们大河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物产丰富,山河壮美,人口众多,历史悠久。过去出省,人家问俺是哪里人,俺会自豪的说:俺是河南人!尽管有人说俺河南穷,但俺有志气,俺有底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俺的志气丧失,底气泄漏。原因在哪里呢?原因就是,俺们河南有些人出门以后坑蒙拐骗,鼠窃狗盗,甚至杀人越货,危害一方。一个老鼠坏锅汤。老鼠多了就成了鼠患,进而蔓延成鼠疫。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再因为这不少老鼠来自河南,因此,外省人就难免把这些老鼠冠以“河南”二字,但凡有点坏事就马上联想到河南人,虽然大家也都知道做坏事的仅仅是河南的一小撮,甚至不一定是河南人。但大家还是忍不住另眼看待河南人。这次“红码事件”有人利用公权力将之发酵蔓延,终于酿成“鼠患”,人人避而远之,全民口诛笔伐,形象彻底跌入谷底。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形象差由来已久,也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只不过加入公权力之后,使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说几个小段子放松和放松。

段子一:“防火防盗防河南。”这是我二十年前去新疆伊犁时听到的。当时我和一个朋友从乌鲁木齐去了伊犁,想通过关系去趟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那天晚上,当地部队和地方的几个领导作为朋友接待了我们。吃饭之前,我的朋友告诉我,说如果人家问你是哪里人,你千万别说是河南人,名声不太好。我当时感到很纳闷,我以前也知道,不少外省人对河南人有偏见,想不到这么严重。吃饭喝酒的时候,当地政协有位领导确实问了我老家是哪里,我当然没敢说是河南,就艺术化处理了一下,说是河北省南边的。酒酣耳热之际,酒场上几位新认识的朋友再三叮咛嘱咐:“在新疆办事儿千万别跟河南人打交道,一定会吃亏的。我们新疆人流传一句话‘防火防盗防河南’。”接着他们争先恐后的讲着某某朋友被河南人骗了几十万,某某人家里的东西被河南打工的偷走了,某某官员帮河南人办完事不仅送的钱被要了回去还被举报到纪委和检察院......作为一个河南人我感到无地自容。

段子二:“处理河南坏蛋。”我家亲戚多。许多年以前,我到青海西宁大姑家走亲戚,我大表哥是个大学的老师,他给我讲我们河南人被很多当地人和在青海支边的外地人看不起。他跟我说了个笑话,这个笑话我至今记忆犹新。说的是有一年,当地从河南调运了一小批鸡蛋,开始运去的还都很新鲜,到后来又调运了一大批,新鲜的和坏掉的混在一起。当时是计划经济,退货推不掉,也没有打官司一说,无奈之下只有降价便宜处理。处理的时候,许多商店都在门口的显著位置上写着:“处理河南坏蛋。”虽然当时很年轻,听后感到很搞笑,但隐隐约约也感到了羞辱。

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段子三:“东北的拳头,福建的腿,四川的肩膀,河南的嘴。”这是江湖上流传已久的一个顺口溜。意思是说东北人爱动粗,一言不合就老拳伺候;福建人满世界跑着做生意,地球上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福建人的身影;四川人因为山多,高低上下都需要扁担挑东西,非常能吃苦耐劳;河南人地处中原,见多识广口才好,能把死的说活,活的说死。2009年中秋节前后,唐山有位国企老总到南阳旅游,让我带他到玉器市场转转,于是,我就带他去了全国最大的玉器市场镇平县的石佛寺镇。在那里他感觉什么东西都便宜,一下子买了很多,说是回去送亲朋好友。当我们转到一个小地摊时,他把自己脖子上戴的项坠挂件观音和小摊上的对比,发现一模一样,于是,他就跟摊主老头搞价,问一个多少钱。老头回答说不值钱,是大理石不是玉,属于工艺品,不搞价一个三十元。这老兄突然脸色大变,他告诉我他们厂子门口有家河南人开的玉器店,店铺是租他们厂子的,那个老板还认识,为房租还曾托人找他让优惠了一些。他后来看上一件玉器挂件,就是现在脖子上戴的大理石观音,当时店主给他讲这是四大名玉之一的南阳独山玉,现在矿产资源枯竭,已经很稀少,物以稀为贵,不仅有收藏价值,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店主在介绍玉器的时候还忙不迭的给他搬坐倒茶,夸他是大领导眼光独到,还说感谢关照的话。他问价格多少钱,店主说不贵,就一千五百元,他很喜欢这个吊坠,就掏出钱给了店主,店主说进价是一千三百元,老领导廉洁自律,送给你也不合适,就按进货价吧。结果就买了个大理石观音吊坠。说到此处,他长叹一声,说你们河南人真是太聪明了!我无言以对,只好干笑一声,转移话题,说找个地方吃饭吧。

段子四:“河南的火柴划不着,河南的肥皂不起沫,河南的儿子不养老,河南的媳妇骂公婆。”改革开放初期,我去陕西铜川的一个煤矿,这里河南人很多,但给当地人的印象很不好。不仅对河南的商品颇多怨言,对有些老乡的所作所为也是嗤之以鼻。这个顺口溜就说明了人家的看法。至于广东打出横幅“提防河南骗子”之类的搞恶更是不胜枚举。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个小段子流传甚广:“全国都在骗,河南总教练,总部驻马店,周口是骨干。”

以上这些当然是对俺们大河南的污蔑。面对地域歧视,有不少河南人气不过,就写文章反驳,说“河南人怎么啦?”“河南人得罪谁啦?”然而,生气归生气,反驳归反驳,恶劣影响根深蒂固,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儿可以消除的。我们就以我们的真诚和脚踏实地来改变形象吧,千万别再玩虚的了。

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以前河南人的形象大多是被一些个别小小老百姓和江湖盲流小混混抹黑的,不再多说。但意想不到的,是这次俺们大河南负责社会治安和防疫的官方人士给全国人民上了一课,影响和性质就大不一样了。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曾经说过:“治安的权力和医学诊断的权力在历史上逐渐重叠。”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如果社会治安的权力一旦和医学诊断的权力为了某种目的结合在一起,后果是十分可怕的。假如某人不服从治安管理但法律又没有明确限制他的规定,想要控制他有一个最简单而又实用的方法,那就是让医院把他诊断为精神病。明白了吧。这次我们河南赋红码事件,挑战的是宪法是法律是道德是良知是人性的底线。如果把医学诊断、公众防疫的技术手段,用于社会管理想要达到的目的,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再加上私利,那么,有什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情干不出来?相比唐山恶棍,这要严重一千倍。“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利用公权力伤害社会和人民,罪恶滔天,十恶不赦。是可忍,孰不可忍?

给无辜的群众赋上红码,是俺们家乡河南的一大发明。不要怕揭短,正因为以前怕“副作用”、怕“负能量”、怕“影响不好”,结果小患不除酿成大祸。知耻而后勇,只有刮骨疗毒方能绝除后患。

作为河南人俺丢不起这人,这疮疤必须揭。不揭就会养痈遗患,后患无穷。

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作家驿站:马希明《俺丢人,谁叫俺是河南人》

作者简介:马希明,笔名剑如虹,河南睢县人,祖籍山东临朐,现住南阳市。长期从前纪检监察工作,此前担任过教师、电台编辑、企业经营管理等。酷爱旅行,总是喜欢跨越历史长河,用脚步伴着诗歌去丈量万里河山。其作品诗歌、散文、纪实,见于今日头条、搜狐资讯、网易新闻、百度、凤凰、人民、新华等网络媒体和报刊杂志等数百家媒体。专著《马希明诗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代表作《醉问》阅读量达二千多万,为2021年度点击率最高的诗歌。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看点)”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